庶山

庶山头上青青草

英雄科一年B班女子组  (7人)
(新一话的蘑菇妹妹真是最出人意料的强控黑马,于是去扒了一下b班所有的女孩子(⊙v⊙)

柳灵子(银白短发少女,比起安静更多地像三无或者电波)   /
个性:骚灵(这妹子没说过一句话,?严重怀疑是召唤系或者灵魂交换一类的个性,期待漫画交代)

取荫切奈 (墨绿卷发少女,会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物间老爷,感觉是成熟开朗的性格) /
个性:蜥蜴断尾(盲狙是身体被砍断了可以再生

角取波尼(金卷发少女)  /
个性:角炮(官设是美国留学生

小大唯 (黑短发少女,第二只三无…b班特产三无少女)  /
个性:尺寸(按平哥取名…大概是能把东西变大变小

拳藤一佳 /
个性:大拳 (拳姐抽烟。

盐崎茨  /
个性:藤蔓  (入学考试第四名,从个性和数值评定上说是b班最强的女生)

小森希乃子(蘑菇头少女,其实眼睛很漂亮)/
个性:蘑菇  (蘑菇妹妹简直是密恐噩梦,甚至能让人身体内长蘑菇直接攻击内脏气管,常暗就是栽在了攻肺的小裂褶菌上…)

所以,有人喜欢b班女孩子吗(ಥ_ಥ)

复习第二季体育祭!!!结合上一张简直是双重惊喜

从土里爬出来,吸一口再战五百年
切梅雨特写同框,精细侧颜
妈妈哭哭

偷跑一张还没细化的我流草稿……一个不好好码字的文手跑去画画的翻车现场……我永远喜欢初设守护者和贝洛呜呜呜呜呜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奥雅老玩家情怀群,佛系随缘逛地图、玩小游戏、打老副本,或者日常唠嗑随便水
欢迎一起佛x

求奥雅老玩家一起再上线玩!!!就一起把老地图走一遍,去看看那些已经被新奥雅遗忘雪藏的NPC们(ಥ_ಥ)
去看看再也不能做衣服的梅薇,去看看再也不能做家具的杰克,去看看再也不能孵精灵的安洁拉,拿着晶卡的衣阳老师和被遗忘的工坊里被遗忘的诺亚……
找个伴疏解一下情怀……
(图文无关x私心男女神)

魍魉脑洞,HarryPotter paro

我又来了

]#梦间集# 魍魉脑洞,HPparo学院幽灵

留梗不留文系列…高三狗明年争当袁隆平…最近好多太太画HPparo,如果武器们是学生,那魍魉是学院幽灵的话一定很有趣啊!内有我推狼蛇(冥狼爪X傀儡蛇侍)

狮院-掷乾坤:
第一财迷,承接各种代写作业(全错)、代签到、代购校外违规物品的业务。
        找各种奇葩理由漫天要价,但常常屈服于狮院部分同学的强悍作风与武力碾压之下。比如有一次帮某某刀与某某刀同学带酒,没有然后了…     

鹰院-勾魂蝎:
热爱抽烟的大姐头,对鹰院一脸禁欲高冷的学霸们充满了调戏的热情。能用烟斗里的烟雾画出复杂的星象轮盘,吸引大家参加她的黑暗料理茶会,此举对鹰院学霸们有奇效。吃着冒绿烟的松塔交谈玄学成了鹰院一道独特风景…
      “他们的味觉细胞是不是进化成了脑细胞?!”来自一位热爱美食的不愿透露姓名的某某某某刺小同学

蛇院-傀儡蛇侍:
天生只会说蛇语的少年,百年前曾是蛇院学生,遭到父母为食死徒所杀的学生的误解迁怒仇恨,在一次捉弄他的“猎杀蛇怪”的过分游戏中意外死亡,变成幽灵,失去了部分记忆。
          孤僻而不怪僻,与人疏离但不失温和。对蛇院学生基本有求必应,但多数情况下他们都完全不需要,因此时常飘在学校的各种人迹罕至处发呆。   

獾院-冥狼爪:
脾气超坏,超级嫌弃自己学院的学生,对有事麻烦他的学生非打即骂。但决不允许任何人对獾院出言不逊,其实是个护短狂魔。
          掷乾坤曾想坑獾院两位钱多人傻的某某某轮与某某扇,结果被冥狼追着暴打躲进了打人柳里…作为老牌幽灵他护短的对象曾经也包括一个蛇院的少年,可是最后没能护得了他。和他成为“同类”曾经是冥狼的一个白日梦,如今这个梦以讽刺的形式成真.

今天看到有太太画朱炎鬼和震天锤这对23333开心啊会有更多小姐姐们喜欢魍魉吗?!![太开心][太开心][/cp]

[魍魉内销R18][狼蛇] 赏灯人

  • 来呀朋友,魍魉内销,兽耳福利(?),红黑X蓝白,吃邪教嘛快活啊……喜欢上魍魉我要冷死了求同好啊……顺便因为新魍魉小哥没入图鉴,黑狼这个名字非官方!!夭寿啦他的名字如果后来出了就自己替换代入吧……
    一句话的微量蛇燕,蛇燕,蛇燕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对于冥狼爪而言,七月十五的满月远比盂兰盆节的灯火明亮也远比那重要。要不是最近隔三差五的去把那死人脸的哑巴拎回来,冥狼爪或许早就把盂兰盆节抛在脑后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他就这么想着,愈发恼火,身边涌动的人潮忽的起了一阵骚动,大概是什么民间艺人搭棚子献艺卖巧了。

       挤过冥狼爪身边的小孩手中提的花灯挂住了他的发带,发带下紧束的兽耳被勒得一阵刺痛。在他屈起手指作出爪形时,手腕上冰冷的触感让他的意识停滞了片刻。小孩跑远了人群往来不绝,在橘红的灯光下拉出千丝万缕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蛇侍收回了手,安静的与他并肩站在影子与灯火的中心。冥狼爪看着他,目光仿佛刺穿那青面獠牙的纸面具。

       那面具下有一双赤红的眼睛,苍白发青的脸颊上,刺眼的红。

       即使此时看不到,冥狼爪仍然能感觉到那双赤红瞳孔的注视,平淡的不带杀意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系着发带的冥狼眯起竖瞳,大剌剌地蹲在木桥的桥栏上,手中握着一把石子,时不时抖腕甩出一颗,击中河上荡悠悠漂来的荷花灯。

       倾斜的蜡烛将闪烁的火花引上花瓣,烛泪糊住了焦黄的碎屑,精致的荷花并没有如冥狼想象搬燃成一个火球,而是在无助的摇晃中被火舌慢慢侵蚀萎缩,无声地化作漂游的残渣。
       被蛇毒侵蚀后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蛇侍的主人,昆仑山的灵蛇,便是名震天下的用毒高手,相传此人炼得千百种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得的至邪之物。对于这个传言,冥狼是信的。对他而言只傀儡蛇侍这一种毒,便是已深入骨髓。

       傀儡蛇侍撑上栏杆,栏杆颇高,他的动作却行云流水般。

       若有人看见刚才冥狼一跃而上的姿态,也会惊叫起来。魍魉出现在消灾洗业的中元节灯会法事现场,算不算一种讽刺?

       他们永远是隔岸的赏灯人,做着轮回边缘模糊的影子,对漂浮的祝福送上恶意的石子。

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看的,把做灯的工匠捆上山,天天看。”冥狼咂咂嘴。

       蛇侍没有丝毫的反应,凝视着河面像一个透明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冥狼心里忽的揪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那边才是蛇侍向往的世界,此刻与魍魉共处,不过是那边的世界拒绝了他。他的主人们抛弃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蛇侍柔顺的长发在浅水中散开,光裸的脖颈白得有几分渗人,耳后隐约有青黑的血管如滕蔓般爬行,被冥狼咬出的鲜红印记则是藤曼上结出的蛇莓,野生异样的诱惑。

       七月十五该死的满月让自己愈发狂躁,等冥狼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因为一个攻击性的吻,扳过蛇侍的下巴,在被口腔中的血腥味崩动了脑弦后,推着他一起摔下了桥。

       游到岸边的浅水处时,蛇侍没等抹干脸上的水就被蛮横地拖入水中。

       点我上车嘿嘿嘿嘿(bu

       昆仑的山风卷起细雪。

       在同伴喝了山泉中毒后,准备打一架的冥狼在泉眼边看到一个黑白两色的人影,正用泉水洗着胸口血肉模糊的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平时明明被咬下一块肉都不吭一声的冥狼,在给那苍白易碎身体裹伤时战战兢兢,那人微微抽搐,在剧痛中沉默着。
       伤他的人是尊上的敌人,昆仑灵蛇山庄的名号早已传开,而谁能想到传说中阴险狠毒的傀儡蛇侍会身受重伤,自生自灭。
       无剑一行人没想到有一只蛇侍重伤未死,至于他为什么不回灵蛇山庄,蛇侍什么也没说,可冥狼猜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重伤的狼有两个选择:回狼群然后被抛弃,或者走到荒原里去等死。

       冥狼心里觉得好笑,也三番五次当面嘲讽过他。卑躬屈膝、甘做正道的奴仆的魍魉简直是魍魉的耻辱,这样的家伙却抱有自尊,一点点可笑的自尊。明明是一枚弃子却逃避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他为什么不懂呢,在自己身边,他所有不说出口的疼痛、欢喜、失落才会变成真正的疼痛、欢喜、失落,得到有温度的心疼、同乐、抚慰,而不是消失在沉默里。
       冥狼回过神,蛇侍将脸埋在他的颈窝里,不顾硌人的锁骨,贪恋那处温暖般地睡熟了。
       在第一次的事后,蛇侍瘫在冥狼怀里挣扎着抬手,指尖穿过冥狼的碎发,摩挲到耳朵处的小绒毛手指打圈儿慢慢地划着,又在他后颈处自下往上梳着,像给小动物顺毛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高\潮的余韵中,恍惚间冥狼看见他赤红的眼瞳中映着黑夜与狼的眼,其中星屑闪动,有不分明的笑意与星屑一同闪动,一贯失血过多般的脸颊上漾着绯色。

       回忆中那眼瞳中的色彩与此刻山脚摇曳在风中的烛火、河上阑珊一片的荷花灯融成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冥狼背着蛇侍穿行在上山的丛林中,温柔的夜像一张毯子,将他们裹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醋还是要吃的,别扭时不时得闹,打一架调剂调剂也甚好。

       岁月也就这样淌走,四季的风吹过,中元的荷灯一年一年悠悠地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只他们两人留在原地,并肩做着彼岸的赏灯人。

       那又如何。


Ps:至于蛇侍为什么对那事有点懂...在与灵蛇飞燕打了一架后,冥狼恍然大悟。/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爹妈办事之前要先确认孩子睡着了,不然孩子看到了会学坏。手下与室友同理)